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第一零四六章,九曲黃河萬里沙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葛战来了!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起點-第一零四六章,九曲黃河萬里沙閲讀
直言秘门三分过,扶余山中葛龙头!
这句话原本是阴阳怪气的嘲讽,讽刺年轻的葛战是愣头青,但随着时间推移,成了葛战的真实写照。
杜布雨紧盯着面前的老头,传说这个老头自年轻时就是直来直去的性格,得罪过很多人,所以没人看好这个愣头青,相较于他师兄景海川和云尊杨慎的光芒,葛战太过微不足道。
不过葛战从来不惧流言蜚语,依旧我行我素。
当年五柳川谷来华夏时,葛战、左近臣二人接连宰掉三木莲生、下村神右,无数瞧不起葛战的人大跌眼镜,从此杨慎亲自赐下‘大威天龙’的敕号,威震生死道。杨慎去世后,左近臣下落不明,葛战便成了扶余山的定海神针,位列生死道五位超一流之列。
杜布雨望着这个传奇老头,他知道杜家和扶余山有旧,但斗宗却和杜家关系不好。
元朝时期,扶余山再次分离,祭家由南往北,斗宗由北投南,就是因为杜行云的关系。
葛战见到杜布雨后没有叙旧,因为根本没旧情可言,直截了当道:“告诉我,左近臣的爪牙在哪,老夫饶你一命。”
负手而立,居高临下。
葛战声音冰冷,旁边的冯羌、古顺子感受到一股煞气弥漫。
这老匹夫生气了!
但凡与秘门有瓜葛的人都知道,葛战和左近臣有深仇大恨,因为杨慎的死与他有莫大关系,只要跟左近臣有关的人,葛战向来不会给任何好脸色,何况那人还敢拿斗宗开涮。
“葛龙头,人已经走了。”
“走了?”葛战轻笑,“你去把那间屋子门打开。”
杜布雨看着旁边的屋子,轻轻一笑,秦昆是自己看着离开的,难不成会藏在这?
门打开,什么都没有。
“葛龙头需要过来看看吗?”
杜布雨说完,葛战跃下石墙,走了过去。
只是还有10米的距离,杜布雨感觉脑后劲风出现,门后,两只飞僵跃出,一左一右,两把镰刀,瞄准杜布雨脑袋割去!
死亡袭杀!
快!
太快了!
杜布雨没清楚是怎么回事,看见磨得发亮的镰刀时,心中便觉得……完了!
截血尸的体质较之常人来说很强,但不能跟飞僵比!
镰刀配合上巨力,就是要命的招式,僵尸之所以是僵尸,就是因为死后还能指挥浑身神经,无碍行动,一旦头没了,有些特殊僵尸还能存活,但实力绝对会大打折扣。
有预谋的袭杀,让冯羌和古顺子都吓了一跳。
“快闪开!”
他们只是被迫来拿人的,但不是冷血无情的人。
葛战吩咐让杜布雨开门时,他们以为门后藏着人,谁曾想到藏的是杀手。
只是在袭杀之前,葛战早已有所动作,两颗石头被踢出,镰刀割向脖子的一刹那,石头后发先至,叮叮两声,火星四溅,刀刃卷曲,杜布雨只觉得脖子一勒,犹如钝器卡住脖子,但是没有断掉!
葛战一跃而起,凌空两脚踢向偷袭的两个僵尸。
袭杀没有成功,两只僵尸表情错愕,接着势大力沉的脚掌迎面而来!
咔地一声,一只僵尸脖子断掉,头颅折弯180°,仰头砸进院里石墙中,另一只僵尸从腰间折断,如破烂木偶般倒在旁边枯草堆中。
葛战落地,抖了抖腿上的土,冷笑道:“老夫还没允许他死,你们也能杀得了他?!”
两只飞僵艰难转头,脖子诡异吊在身上,龇牙道:“杜布雨,你杀了刘卞和孙桐,还敢请帮手,谁给你的胆子?!”
刘卞、孙桐,是秦昆吩咐烧掉的两只僵尸,杜布雨不明白他们怎么知道那两个飞僵死在这里,也没想到不死山的人来的这么快!不过幸好葛战救了自己一命,他冷声道:“他们俩个犯忌了,你非要说是我动的手,我没什么话好说。”
冯羌一脚踩住那个脖子折断的飞僵,摸出一根烟点燃,恶狠狠道:“老实点!”
古顺子踩住另一只,冷笑道:“嚯,不见绿白毛,没有紫玉身,挨了葛龙头一脚还有力气说话,难道是飞僵啊?!老子下了这么多斗,头一回见。”
说着朝向葛战,一记马屁拍出:“葛龙头实力绝伦,这种大粽子都能制服,桥岭古顺子佩服!”
两只飞僵不是自己找的人,自己无意间还帮杜布雨解了围,葛战收回眼神,淡漠道:“杜布雨,老夫虽然与你无旧,可你杜家与我扶余山渊源颇深,今日来我本有要事,既然无意救了你,因果帐你得给我结了吧?”
先前威逼,杜布雨绝对不会松口,现在情况有变,葛战确实救了自己,而且他既然点明了渊源,另一层意思就是点明了规矩,杜布雨若以后真想挂上扶余山的关系,就得按照规矩来。
心中纠结,表情凝重,想起弟弟当年的嘱咐,杜布雨张了张嘴,最后叹息道:“你找的人已经走了,如果猜得不错,他去了草原。”
……
一辆卡车,沿路北上。
路途很远,而且崎岖,不过原生态的风景难得一见,秦昆靠在窗边,沿途景色后退,听说越往北,山势就越平坦。
可惜没有音乐陪伴,在这段路上少了些许兴致。
荒山,野岭,枯藤,老树,没半点翠绿,唯有黄河奔腾。
卡车上路,阿古拉载着秦昆三人,趁着性质还去黄河边上了一趟。
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
李崇觉得秦昆逃命逃的不认真,原本不想来这里的,黄河嘛,有什么可看的?
只不过见识过后,李崇再也不这么想了。
奔腾,狂躁,野性,单一的词语诠释不了它的气势,所有词语加起来诠释不了它的灵魂。
“昆仑山出五龙,三条入华夏,在华夏九州除过北、中、南三条地龙外,谁都知道还有两条水龙,黄河就是其一。在九州大地,能主宰五条龙脉之人,便被称作‘九五至尊’,也就是——‘皇帝’!”
黄河奔腾,秦昆目光唏嘘,几人听的津津有味。
李崇几人头一回听说还有这种解释,诧然间又腾起一种别样的向往。
别说主宰五条龙脉,哪怕这条黄河他说了算,都觉得霸道无比啊。
韩淼也是第一次见黄河,只不过这一段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好。他感受不到秦昆说的霸气,耿直问道:“这里脏兮兮的,也不怎么好看吧?”
阿古拉在旁边道:“黄河泥沙太多,浑浊是必然的,涨潮时没什么,水位退下时就有些不堪入目了。不过这些年在清淤,往后越来越好的。”
韩淼纳闷:“清淤做什么?”
“防止泛滥,防止改道,总之是水利保护工程。”
“哦~”
几人又回到车里,继续前进。
似乎这段黄河还不够想象中的波澜壮阔,阿古拉想着带他们去另一段河道,只是得绕路,回草原的油可能不太够,只能挑了个故事,渲染了一下黄河的传奇。
“前几年我也在跑车,载过几次路人,那次有个朋友刚好参与了清淤,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特别有意思。你们知道那段时间黄河清淤,什么东西被挖出了么?”
李崇犹豫片刻:“莫非是……铁牛?!”
阿古拉:“???”
李崇发现自己没答对,算了算时间,可能还没到挖出铁牛的时候,他便好奇道:“挖出了什么?”
“水晶棺!”
水晶棺?
一车人来了精神。
“是!透明的棺材,棺里有人,穿着寿衣,却面容模糊,有鱼,尸体却完好,没被啃食,有水,可是上面见不到任何缝隙。大家一边清淤,一边挖棺,挖了1米5,棺还不见底,那棺材很特别,据说棺口和缝隙在下方,棺并非竖葬,里面的人却是竖着漂着的!”
阿古拉说起奇闻异事来,眉飞色舞,毕竟狼王毕勒贡是草原最厉害的巫师,他孙子阿古拉,当然也是秘门中人。
不过阿古拉不能算生死道,生死道是茅山的体系,哪怕关东第马,严格来说也不算生死道体系中的一员,他们都是巫师萨满,自成一派。
生死道,是脱胎道门的秘门中人。只不过对国外驱魔人而言,他们才被统称为‘华夏生死道’而已。
李崇问道:“难不成……是水粽子?!”
水粽子,又叫黄河水鬼,因为只有黄河才有粽子,其余河道并未听说。
黄河在民国之前尸体众多,哪怕60年代,光是陇地河段就有浮尸万余(真事)。历史上,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为四渎。四渎龙王中最凶的就是黄河龙王,这条河里祭祀、抛尸、落水的事情太多太多,那些尸体据说有幸运的会被压在河底,长年累月只要没被游鱼啃食,就能脱胎换骨,变成水粽子。
水粽子体质恐怖,介于不化骨和魃之间,本领玄奇,能引发水患,元代就有一只不讲规矩的水粽子出世,从三秦横行而下,最终被杜行云一伙制服。
阿古拉点头:“不错!确实是水粽子!不过却不是祸害,相传黄河60年决堤一次,每每决堤就是因为龙王打架,争夺黄河主宰,而打输的一方,往往会迁怒无辜百姓。透明棺材中那具尸体,是一位道法极为高明的风水大师的灵身,这位风水大师以身殉道,自殁棺中压控恶龙,才有此事。”
韩淼凑过去道:“后来呢?”
“后来自然是请巫婆神汉做法,安抚亡灵了。”
“水晶棺还是没挖开?”
“没有,那段时间倾盆大雨,黄河又一次涨潮了,把水晶棺埋了进去,听说退潮后清淤队在原地又挖了几次,却再没见过水晶棺的踪迹。不过挖出了一条小白蛇,据说这就是龙王所化!”
“小白蛇呢?”
“挖出了时缠在铁锹上,清淤队的人仔细看过,它前额有角,定是蛟龙之相,只不过后来钻洞不见了。”
“蛇不会打洞吧?”韩淼对此很有经验。
阿古拉道:“当然不会,只是它钻进泥鳅洞里,再没出现过。”
故事到这就完了,秦昆开窗透着气,也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阿古拉说这些都是清淤队的人给他讲的,自然也不好分辨。不过水粽子的故事倒是有些意思,他的阵字卷里,确实讲过一些相关的东西。
比如用阵养魃,世人都知有旱魃,秘门也知有雪魃,但水中也是有魃的。水魃这种东西非常罕见,因为水中尸体首先难沉河底,其次难逃鱼儿啃食,如果有幸满足这两个条件,还得需要水脉灵力滋养,这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水脉灵力比地脉更为混乱,而且难以控制,数十上百万的尸体也不会出现一只水魃,不过但凡出现水魃,那就是了不得的怪物了。
一般古籍中记载,这些水魃体质都高于不化骨,因为难以在岸上久待,所以体质低于真正的魃,不过他们智商绝伦,最低都是若愚人,传说还有‘尸仙’,所以真正的秘门并不称呼它们为魃,而是尊称一声——‘河伯’。
没错!就是神话故事中的河伯。
历朝历代对‘河伯’的记载都是‘黄河水神’,因为水粽子只有黄河才会出现!其他的河伯,都是吹捧,只有黄河的水粽子,才是真正的‘河伯’。
水魃能安稳风浪,平河道急流,个别情况下还能凭喜好救人,他们但凡出世,基本都不会干涉阳间生活,而且河伯只要露几次面做些善事,就会有人为其焚香立庙。
“那水晶棺里的家伙,真是一只河伯吗?”
秦昆心中在琢磨,精通风水的大师,如果不是为了镇水,而是为了养自己呢……不敢想。
不过水魃的智商就有些意思了,最低是若愚人,甚至有可能成为‘尸仙’……
自己的昆仑骨就提到了尸仙,还真是缘分。不过僵尸中上智之尸都少见,更别提再往上的‘若愚人’了,‘尸仙’这种智商,估计都是杜撰出来的吧。真到了这种程度,也不知道脑子里会出现多夸张的变化。
5个小时到了,灵力被封禁,系统彻底用不了大部分功能了,也不知道留下的鬼差们能不能完成任务。
秦昆尝试着运转了一下大炎缠冥手,结果什么都没出现,连天眼术、鬼差天眼都用不了了,没了灵力,自己又变成了一个莽夫。
“我还是别想那么多了,狄公、张布都留在那,一定不会有事的。”秦昆望着李崇和韩淼,忽然间,脸色怔住。
开车的阿古拉也有他们的记忆!自己怎么把他忘了?
该死……
现在自己丁点灵力都没,到时候怎么除掉阿古拉的记忆?
秦昆看着自己的手刀,又握了握拳头,把对方打晕过去,恐怕……也没用吧。
揉着太阳穴,秦昆管不了那么多了,且行且看。
……
……
葛战得知秦昆一行人去了草原,几番威逼和试探下,杜布雨都发了好几次毒誓了。
“葛龙头,我保证不会骗你!你还不信的话把我绑过去吧……”
杜布雨哭笑不得。
你试探水平太差了,而且自己用计试探我,自己还不信我说的是真的,我靠……这对说谎话的人来说是博弈拉扯,对我这种说真话的人是折磨啊!
“如果我杜布雨骗你,我杜家断子绝孙,永堕地狱,与我有关的一切亲友都不得好死!”
葛战冷笑:“拿亲友发誓,够阴损的。”
杜布雨快哭了,我特么拿自己发毒誓你不信啊!我该怎样?
“葛匹夫,我看他说的是真的……”冯羌点了根烟,他也受不了这种扯皮了,你不会诈术就别问讯,打到奄奄一息时说的话八成都是真的,你又不打,问讯方法还这么差,自己还不信对方说的,你这是在折磨我啊!
“闭嘴!”
葛战瞪了冯羌一眼,然后对杜布雨道,“那老夫姑且信你一次。你且留在这,古顺子我就带走了,如果你骗我,就等着给古顺子收尸吧!”
杜布雨:“???”
古顺子:“???”
葛战走了,奔赴草原。
桑榆城中,一个高大的青年也背着洗的发白的帆布包,离开了太常街。
景三生告别宁不为、马晓花的款待,问清了吕梁杜家寨的路后,带着干粮过去了。
这次师叔说让他好好表现一下,如果能立功,就把他召到灵侦坐镇一方,起码工资收入能养活魁山的孩子们,不用再让七星宫和青竹山接济了。
黄胶鞋,七分裤,景三生背着包,在秦昆离开的一天后,终于来到了杜家寨附近。
天色已晚,景三生手电光微弱,索性摸黑前进,只是人生地不熟,晚上又不好辨别山势,景三生有些犹豫。
如果贸然进山,没找对地方,还得退出来,万一有些岔路,大晚上的,他真不一定回得来。
怎么办?
一筹莫展之时,忽然,天空下起小雨。
小雨淅沥,细如牛毛。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下雨,真特么添乱啊。
抬手,雨水没有落在手上就蒸发了,景三生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ptt-第一零四六章,九曲黃河萬里沙熱推
“阴风化雨?!”
自己阳气充沛,捻起一片打湿的叶子后,雨水立即蒸干!
“何方邪祟,敢在爷爷眼皮下行凶!”
景三生三指并起划过额头,又将灵力聚在食指,从中滑下!
斗宗,望气术!
虎目远方,约莫10里开外,天空乌云密布,阴气汹涌澎湃!
景三生望了望上山的路,心下一横。
今晚先不进山了,得去看看,这么阴森的乌云,怕是有大鬼出世啊!
……
景三生赶过去的时候,另一边,一个短发少女皱眉,望着天空发呆。
“咋了雪薇?”旁边,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和蔼问道。
名叫李雪薇的姑娘约莫16左右,她抬起头:“爹,那旮沓有鬼!”
中年人耸耸肩:“别管那么多了,咱们还得赶路呢。”
“是啊师妹,这次好不容易偷跑出来,还得个把月才能到无妄国。沿途鬼事你管得过来吗?”一个长得有些像华仔的英俊小伙,大概不到20岁的模样,拿出师兄的样子教育道。
李雪薇没理会小伙,看向中年人:“爹,得管啊!我们关东第马见死不救,会被笑话的!”
“管?怎么管?”中年人撇撇嘴,“咱们白仙家是治病救人的,打架可不擅长啊!那边一看就是大鬼,你爹我倒是能自保,但捉鬼怕是不够看……”
李雪薇瞅了旁边小伙道:“不是还有李笛吗?他有柳爷在身,还怕捉个小鬼?”
小伙严肃道:“雪薇,咱这次有正事来的,时间不能浪费在这事上!”
李雪薇白了一眼:“李笛,你是不是怂了?怂了咱就不管,反正这片有茅山管,南茅北马,我们北马就是不如人家呗。”
小伙瞪大眼睛,表情夸张,啐了一口:“茅山算个蛋!我怂?走,今儿我非过去管管不可!师叔你别拦我,谁拦我跟谁急!”
看着小伙大步流星走去,中年人瞠目结舌,再瞟了一眼闺女,闺女得意的跟在后面:“瞅啥呢爹?走啊,有李笛和柳爷在,怕什么!”
中年人无奈:“雪薇,你少激李笛,他爱上头,这次出来师兄可是嘱咐我看好他的。”
“爹你又误会我,我没有!李师兄侠肝义胆是天性,最好打抱不平了!”
“就是!师叔,我老可靠了,将来你把雪薇嫁给我,李家屯的事我都给你平了!”小伙拿手电照了一下自己的脸,给了个得意的表情。
“滚!”
“好嘞……”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