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太平客棧 線上看-第六十四章 往事成煙看書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李玄都所建立的“太平客栈”有六大主事人,被伙计们称作东主、大掌柜、副掌柜、三掌柜、四掌柜、小掌柜。如今除了李如是之外,整个客栈的高层战力已经倾巢出动,李玄都对上了正一宗,秦素对上了天心学宫,剩余三人李非烟、石无月、宁忆则是对上了真言宗。
真言宗作为佛门的中流砥柱,实力不可谓不雄厚,若非他们昏了头,主动招惹李玄都,被李玄都打成重伤,还有一人死在了秦素手中,剩下的的四人为了续命养伤又耗尽了香火愿力,此时四个伪天人造化境联手,宁忆等人恐怕不是对手。
如今真言宗四人只剩下天人无量境的修为,远不如宁忆三人联手,反而是落入了下风之中。
忽然间,四名僧人一起举起自己的右手,时间仿佛变得凝滞起来,周围一切如梦幻泡影,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看不真切。紧接着又大放光明,有如恒河沙数的佛子诵经,佛音阵阵,数不清的万字符飞出,化作一座金色佛国。
下一刻,双方完全消失不见,一起进入到佛国小世界之中。
四名僧人双手合十,佛国中骤然生出无数金色莲花,层层叠叠,蔓延向四面八方,继而有风吹过,花蕊随风轻轻摇摆,有点点流萤生出飘散。此时此刻此地,倒真有几分极乐世界的意味。
宁忆向前踏出一步,在他的落足处,荡漾起一圈浩然充沛的气机涟漪,不断扩大,无尽的金莲海洋中也随之出现一个越来越大的圆形空白地带。
四名僧人再次举起自己的右手,一轮大日从他们手心冉冉升起。接着一道道长虹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四名僧人身后汇聚成一尊高有百丈的法相。然后四名僧人身形凌空而起,虚立在半空之中,各自手中结了一个“尊胜宝瓶印”。
随着这方手印结出,周围一切变得虚幻朦胧起来。一眼望去,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模糊不清。在李非烟的视线范围之内,四名僧人的身形已经消失不见,不过李非烟却丝毫不见惊慌之色,直接先发制人,剑芒如月,狠狠斩在法相之上。
法相顿时出现无数裂纹,不断有流萤飘散,大块好似流星一般的“碎片”轰然坠落。
四名僧人齐声诵经,与无数佛子的诵经声合作一处。梵音阵阵不绝于耳,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大日如来法相猛然抬手,周围虚空中泛起一阵阵涟漪,佛掌落处,一片虚空轰然坍塌,露出外面的正一宗大真人府景象。
这一掌的五指形成一方牢笼,将李非烟困于其中。
便在这时,宁忆一刀掠至,道道气机涟漪以他为中心不断扩散开来,所过之处,虚空寸寸碎裂,大真人府景致若隐若现。
宁忆一刀劈开“牢笼”,救出被困的李非烟。
与此同时,石无月出现在法相的下方,自下而上地飞掠,身形所过之处,森森寒气好似白色大潮向上蔓延,将一切冰封,转眼之间,法相的下半身已经被寒冰彻底封住,动弹不得。
脱困的李非烟一剑掠出,如长虹贯日,刺在百丈法相的额头眉心之上。
在百丈法相面前,这一剑渺小如牛毛,但却自剑落之点延伸出无数裂缝,裂缝中有金光迸射。
百丈法相浑身震颤,额头眉心上的裂纹继续蔓延,转眼间已经蔓延至整个脸庞。
四名僧人的脸庞上随之出现无数细细血线,与身后百丈法相脸庞上的裂纹一般无二。
不过四名僧人面无表情,继续保持双手合十的姿势,诵经不停。
法相身上的光芒大盛,几乎如一轮耀日,瞬间吞没了李非烟的身形。
几乎就在同时,宁忆的第二刀再至,从“大宗师”换成了“欺方罔道”,这一刀直接刺在了法相的胸口位置,胸口位置同时出现无数裂痕。
四名僧人的胸口同时绽开血花,脸色苍白。
……
上清祖师法相无法挣脱开“太易法诀”,直接将手中长剑丢出。飞剑化作长虹,直往李玄都而来。
李玄都却是自负到了近乎目中无人的地步,向前伸出一手,直接破开剑上剑气,轻描淡写地握住锋锐无匹的剑锋,手掌上爆开一朵血花,不过转瞬便恢复常态。
对于李玄都而言,就算他还未结束七七四十九日的脱胎换骨,仅仅是因为“长生石”和“漏尽通”的缘故,体魄也到了一种极不可思议的程度。
长剑受制于李玄都的五指,动弹不得。
李玄都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正一宗就这点手段?
不过李玄都很快就眉头展开,因为被他握住的长剑瞬间消散无形,同时天显异象。
紧接着,整个苍穹仿佛变成了一剑,开始缓缓下落。
这一剑,无量之长,无量之宽,只要身在大阵之内,就躲无可躲。
李玄都抬头看了眼越来越低的苍穹,仿佛一方镜面整齐下压,或者说天要塌下来了,整个天幕正在不断下压。
李玄都收回视线,竟是不退反进,要扛起整个苍穹。
李玄都与下垂的天幕相触,先是身形一沉,饶是以他的境界修为,也不得不弯腰低头,如负一座大山。
不过片刻之后,原本弯着腰的李玄都缓缓地直起腰来。
大丈夫立世,当顶天立地。
此时大真人府中交战双方的声势近乎达到顶点。
另一边,张静沉被“太阴剑阵”疯狂绞杀,若非他此时与“太上三清龙虎大阵”连为一体,而“青云”和“紫霞”两剑又是太上道祖亲自赐下的仙物,自有灵性,哪怕主人不曾主动驾驭,也可以自行应敌,恐怕张静沉已经身死多时。可就算如此,张静沉也是七窍流血,浑身浴血,若是继续下去,势必要被损坏根基,不仅要跌境不止,而且再无恢复的可能,甚至可能成为一个彻底的废人,比当初的李玄都、张鸾山、颜飞卿等人更为凄惨。
就在此时,镇魔台上的两根刑柱光芒大盛。下一刻,苍穹如同被炸开一个窟窿,一道紫雷轰然坠落,如一道紫色瀑布,飞流而下三千尺!
紫雷穿破“太阴剑阵”,使得“太阴剑阵”的十三道剑影四散游走,不成阵势,紫雷落在张静沉的身上,不但没有伤及张静沉分毫,反而还将张静沉身上所中的六咒驱除一空,将他从心魔幻境中解救出来。
张静沉号称“镇魔法师”,负责执掌镇魔台,又被张静修关押在镇魔台上多年,早已与整个镇魔台建立起极为密切的关系,而镇魔台本身也可以视作一个极为特殊的仙物,在主人遭难的情况下,镇魔台终于自行救主,这却是李玄都没有想到的了。
当张静沉从心魔幻境中醒转过来的时候,心境还是受到了些许影响,此时张静沉心心念念所想的却不是什么宗门传承,也不是什么天下大势,对于他而言,无论是张家也好,还是正一宗也罢,都没那么重要,丧子之痛袭来,让他失去平常之心,伸手握住“青云”和“紫霞”,身形一掠,直往李玄都杀去。
刚刚硬扛下一剑的李玄都就见一紫一青两道长虹朝自己飞掠而至。
李玄都面无表情,只是朝着张静沉点出一指。
一指即是一剑。
哪怕李玄都此时手中并无“人间世”,这一剑也足以重创张静沉。
此乃李道虚的绝学“六灭一念剑”。
张静沉浑身一震,从左胸到右腹,斜斜出现了一道伤口,深可见内脏。
值此大敌当前且生死一线之际,张静沉不知何故有了片刻的失神,忽然想起了年轻时的那一夜,两个年轻男女在前人遗留的洞府之中,没有大定小定,没有聘礼嫁妆,没有迎亲洞房,没有吉服盖头,甚至没有半个亲朋好友做个见证,唯有天地、明月、一对喜烛。世上没有比这更简陋的成亲了,两人对拜之后,就是守着那对喜烛到天亮,看着它们一点点燃尽,化作烛泪。
张静沉记起了许多过往旧事,那时候正邪相争加剧,他是正一宗的张家子弟,她却是忘情宗的弟子,两人终究是不能被容于江湖,最终他返回正一宗回,被罚在镇魔台上思过,再未见过那个被他掀起面纱的女子,直到多年后,听到她的死讯,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她还留下了一个儿子。
以往寂静无人时,张静沉也曾想过这些,难免有些难与人言的悔意,若是他当初不选择返回正一宗,也许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时至今日,那个与他枯坐了一夜的女子已经故去多年,就连两人唯一的儿子也已经死了,他忍不住扪心自问,自己还剩下什么?
所谓的正一宗基业,张家的千年传承,大天师之尊位,也不过是给旁人做嫁衣罢了。
若是连儿子的仇都不能报,枉为人父,枉为人夫。
张静沉在这一瞬间心志前所未有的坚定,将手中双剑合作一剑。
不过这一剑,并非是斩向李玄都,而是斩向了下方的秦素。
此时秦素已经是强弩之末,也始料未及,根本躲闪不得,瞬间被浩荡剑光吞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